龙遥地>天津>天津>游记/攻略>正文

一逛逛到天津卫——天津自由行攻略精

作者:周大胖2014-04-0917922

景点:

大清早坐城铁从北京直达天津,途中吃掉两个面包片充饥,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,我兴奋异常。 为了此次旅行,我花了四天查询景点、制定路线、预算开支,光**就打了不下十通,洋洋洒洒制定了十几页计划,这才趁着假期...

大清早坐城铁从北京直达天津,途中吃掉两个面包片充饥,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,我兴奋异常。

       为了此次旅行,我花了四天查询景点、制定路线、预算开支,光**就打了不下十通,洋洋洒洒制定了十几页计划,这才趁着假期,自信满满地启程了。头一次坐城铁,新鲜劲儿还没过,车就到站了。

       跟着指示出了车站,一路打听办理公交卡的窗口,风风火火赶过去,值班阿姨蹦豆儿似的甩出一套词儿,大意是公交卡地铁公交均可使用,卡内需充20元押金,必须长期使用,押金不退。了解到不退押金,我沉吟片刻,迎来阿姨一记白眼,刚来天津就  被鄙视了,带着几许酸涩和歉意,我黯然离去。好在来之前特地去银行换了25张一元纸币,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。到站口排队候车,发现多数人都自备了零  钱,心情顿时舒畅,为方便问路,我上车即霸占了离司机最近的位置。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挤不上公交车,而是上车即堵车,照样寸步难行。趁着堵车,我懒洋洋  的眯眼逗弄眼底的日光,细细听身边人亲热地闲话家常,汲取当地人特有的生活气息。

五大道

       浑不管东南西北的兜了几个圈子,便到了五大道,甫一下车就四下张望卖煎饼的摊子,路边干净整洁,不见半个小食摊子,大大超越了我关于景点外围摊位成群的认知。在后来的旅程中我发现不止五大道,就是寻常路口也鲜见小吃摊位,想要品尝当地的小吃,要去市场或小区附近的早餐店里找。

 

       据网友介绍,五大道适合漫步,遍地的名人故居,文人雅舍,随你发现,任你品鉴,想当年,这里必是宝马雕车香满路,秋月春风等闲度的温柔富贵乡。 

      沿着成都道向东北行进,每逢路口必过,每逢小巷必钻,囫囵见识了几间大宅子,只觉得稀奇,未必看得明白。

       若论风情,更是难为人,我只管站在大太阳底下,一幢一幢地看,多余的真心半点读不出,只能神经质地叹几句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诗来。

       被太阳烤得晕乎乎,我突然发觉自己这种在别人家门口绕圈子的行为无聊至极,与其这样干巴巴地转下去,不如先找个地方喝杯冷饮,美美地吃上一顿。打定了主意,跟着导航三下两下绕出去,直奔先前团购了  午餐的西餐厅--牛巴店。到店出示了电子券,便瘫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等了四十分钟左右,桌子上依然空空荡荡,见店内客人稀稀落落,服务员聚在一处闲聊,方  才意识到自己中奖了,多半是忘了送,挪着步子去前台催促,果然不足五分钟,我的意面就上桌了。虽然等了很久,但味道和分量绝对不含糊,超高的性价比让我生  出一种“别回去了,就在这里定居吧”的冲动。热腾腾的意面令人原地满血复活,进去时一副垂死摸样,出来已经恢复了往日祸害行状。

      顶着烈日走进西开教堂,想起影视剧中的妖魔一进教堂必然脑袋不灵光,不是单手抚额就是双手抱头,最后软倒匍匐在上帝面前,反观自己出入平安,可见平日虽言行无状,到底不算异类,心中好笑,不觉莞尔。

瓷房子

走出教堂,被午后的日光晒得懒洋洋,跟着导航晕乎乎挪到瓷房子,已是被晒了个通透,进了售票厅先不忙着买票,贪图清凉愣是歇了十分钟才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    日上中天,在外头看什么都不真切,瓷片莹莹地闪着光,星星点点拼凑出个大概来,里面倒是清凉,一共三层,层层递进,屋顶杯盘交错堆叠,墙上是瓷片拼成的名画,四周堆积着陈年的家具,俨然一个装潢精美的仓库。

        这次跟着导游,没再漫无目的的转,仔仔细细听了全程,肚子里涨了些墨水,立在门口仰望这座融合了多元文化的华丽建筑,心里总觉着不大如意,精美绝伦如它,就那么突兀地立着,和周围半点不相干似的,散发着遗世独立苍凉孤寂的气息。

天津藏香青年旅舍

从瓷房子出来,按计划本应去古文化街闲逛,终是被日头晒得没了脾气,灰溜溜坐地铁提前逃去旅舍--天津藏香青年旅舍。到了楼下,老板亲自来接,领着奄奄一息的我进了大门。

       不经意入眼的,是满满的暖黄色,沙发上横七竖八地歪着几个年轻人,姿势是慵懒的,眼睛却亮得惊人,笑意盈盈,与远近高低打成一片,看得人精神一振。转身沿  着主人的脚步上楼,进入自己的房间,房间是前所未有的宽敞,被窗外暖暖的光晕蛊惑,选了一张挨着窗子的铺位,被子轻轻软软的,依稀带着阳光亲吻过后的余  温,和这里的人一样,都是暖融融的。之前神经在大太阳底下晒得焦糊,被洗澡水冲成一壶茶,一沾床便晕晕乎乎地迷了去。从午后的絮絮私语中醒来,隐约听到主  人在和相熟的驴友商量晚上炖排骨,意识到傍晚将至,肚腹空虚,便一骨碌爬起来,下楼打了声招呼,出门觅食。

古文化街

待日头落尽,华灯初上,才晃过神来,想起网友拍摄的古文化街夜景,被那幅画面闹得心痒,甩了甩狗头,搭上公交再次启程。绕了几个弯,过眼几处银行,出溜到古文化街,望着黑黢黢的步行街,终又是无语凝噎。耷拉着脑袋去附近找吃的,进了家快餐店点了份拌面,就着两行清泪打发了自来天津的第一餐。

意式风情街

大概是肠胃熨帖了,精气神也跟着活泛起来,我心忖看不到古夜景,咱可以去看洋人的夜景,确立好作战方针,便毫不迟疑的把步子甩向意式风情街。一路沿着海河漫步,就着华灯,收录一声声游船的鸣笛,恣意追思津门故里繁华尽处的阑珊绮梦。

      神游一路,不经意闯入了意式风情街,分明感受到两个世界,别样的美酒,别样的风姿,随处飘散的柔美歌声化进心尖,懒散了时光,温柔了岁月。我如一只误入宴会的猫,一路逡巡着,迷乱了心神,沉醉不知归路。


       恍惚中随着**行至尽头,方才意识到夜已深,公交多数停运,匆忙赶去最近的地铁,却被告知最后一班地铁已经离开,望着无月的天空发了会呆,决定向旅舍求助,几番周折,总算碰上了一辆打表计价的的车,一路安安稳稳回到了旅舍。

石家大院

      在车上眯了约莫半个钟头,售票员提醒我到站了,几步跳出公交车,远远地看到路边一排古建筑,大红大紫,花枝招展地惹人眼。

      快步行至石家大院门  口,青灰色的砖墙,青灰色的瓦片,小巧别致,就那么俏生生地立在当中,含威不露,静若幽兰。大门无人值守,内里自有威势,下意识屏气凝神,轻手轻脚地进了  宅门。我对建筑没什么研究,只凭着感觉一味乱走,循着水声窥见府上的后花园,时值盛夏,园子里却一片衰败气象,芳草恹恹东倒西歪,不管不顾地各自伸展;花  瓣只险险悬着,没的精神,若是落了枝头,尚能与流水周旋,偏高不成低不就的混着,失了矜持丢了风度,尽显颓败之意。单从园子的布局,曲折蜿蜒的回廊,鹅卵  石铺就的小路,花样繁复的陈旧宫灯,不难看出当年园子主人的用心,可惜久无人打理,风光不再,徒增唏嘘。

       沿着长廊进了戏楼,顿觉阴风阵阵,彼时阴云蔽日,光线不佳,只隐约看个大概,屋顶悬挂巨型宫灯,戏楼中间置一屏风,前后桌椅码得随性,前松后紧。去时可能  赶上淡季,院子里游客不多,偌大戏楼只我一人,未敢多做停留,快步行至后间,见一佛堂,正中供奉观音,左侧关公,右侧福禄寿三星,八面玲珑,礼数周到,而  今只见蒲团,不闻香火。过往几处垂花门形制繁复,式样精美,据说是仿照宫廷建造,石家当年之鼎盛,可见一斑。从佛堂出来,又陆续转了几处,大多看不出门  道,只蜻蜓点水的过了一遍。出了大门尚觉意犹未尽,我想看那姹紫嫣红争开遍,她却惹了流年,尽出那断井残垣,直教得世事无常人空叹。

       走出院子没多远,雾蒙蒙下起了雨,撑伞一路奔向公交站点,坐上了赶往火车站的车,天津,再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