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遥地>山东>淄博>游记/攻略>正文

青岛的两晚一白天

作者:飘水马人2013-08-0617946

火车到青岛已晚上八点多钟。很快住下。走走看看,吃些东西;到海边,见有散步人。栈桥上有卖海玩的商贩,一网鱼老汉,一年轻垂钓者。时有车穿而过,威风细浪,整个还是安静的感觉。 网鱼老汉 大黄狗、城与人 清晨...

 

火车到青岛已晚上八点多钟。很快住下。走走看看,吃些东西;到海边,见有散步人。栈桥上有卖海玩的商贩,一网鱼老汉,一年轻垂钓者。时有车穿而过,威风细浪,整个还是安静的感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网鱼老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黄狗、城与人

清晨,天气很好,沿城市角落感行。山城之路,曲曲折折;各地名号,尽情收罗;欧式建筑,古色古香;庭院人家,款姿深深....天主教堂有新人在弄影,基督教堂有信徒在布道。一只大黄狗,坡上摇头摆尾,俯瞰坡下城与人。

感觉很舒服,整个城市的气息。只是,想吃点儿早餐却找了半天——粥、菜盒、油条。到处都是海鲜店,空气中混着海的味,清新不腻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天主教堂.新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基督教堂.一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居民庭院

鲁迅公园,垂钓人阳光下闪烁。海边遍布礁石,一女子对怀中婴儿有语棉暖,爱意浓浓。

去小青岛路上,建海军博物馆废旧军器如舰船、潜艇什么的。路边栏杆下晾晒着萝卜干,有人在海边弄鱼——放在礁石上晒干的吧。

小青岛确实不大,隔海与栈桥不远相望。涛声阵阵,一人·独钓。刹那间,发现自己对大海已经没了以前的兴奋,味道淡淡的,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废旧军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晒萝卜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垂钓

乘车去崂山,经中山公园、沙子口、大河东.....一个多小时,公交挺方便,还售票。

买票坐车上山,沿海而行,景色还美。到太清宫下,散看景致。海边水中有巨石,石上有刻。游人不多,显得要挣钱的讲解导游倒多了。我拿的有资料,有图有文字很详细,一个年轻的女导却说这不行,我无语...其实,更多的走马观花的人更需要导游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中时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太清宫门前石刻

没有坐车,而是由太清宫旁栈道上垭口,郁郁葱葱,石刻星缀其间——与泰山石刻多为为红色不同,崂山石刻几乎全是绿色。还有绿油油的崂山绿茶。 

 半个小时到垭口,碰到从上清宫下来的人,问说不算远。决计上去,刚上山不远,见一正忙活的大妈,告诉我要一个多小时,等下来天就黑了,也就看不成华严寺那边了。赶紧下来,等车上华严寺吧。没成想因等车不明位置,耽误了不少时间。旅游淡季,车少,调度的人也多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石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石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崂山绿茶 

去华岩寺路上见海边片片红顶瓦房,很漂亮。还有沿海滩涂养殖,绿茶青翠,恍如世外桃源。

有几拨游客,不少的老年人。华严寺年代不久远,寺下山脚处又新修了一些东西,有法显像、观世音等。还有不少的农家菜馆,都是土特风味什么的。

步行山中,有塔林一片,年代较为久远。天色将晚,游人都已下山。一个人在寺中,在山间,偶有鸟叫声,塔林森森,不免有些瘆呵~~~

到停车场,调度男子问我还有人没有,答应无人。他又笑着说:这会儿山上有只有和尚了!一车人多笑,听音应是广东的朋友。没几分钟,天黑出发——时间关系,下一站仰口就没时间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海边民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滩涂养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石刻

      法显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塔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华严寺三圣殿

景区旁公交车还有,车上三两个人,等到市区竟也坐满了。 

海滨浴场站下车,想再走走街道。没想到,曲里拐弯,很少有直路,很多断头路,搞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住附近。倒是不那么吵闹,不似济南、郑洲,舒适感要好不少。

9日一早的火车,天刚亮,有点冷。宾馆门口东北人开的饭店卖早餐,热乎乎挺暖和。

正值十八大,车站、车上查得严。一50岁模样男子,高密上车,学校的,到济南看孩子;一二十多岁小伙子,青州上车,中铁的,到济宁公差;一潍坊医学院大三男生,回淄博的家;还有一晃而过的片片红瓦房......